佛协史上最年轻会长学诚法师

两只钵碗放在桌沿,不想要太多菜?就用大拇指碰碰小拇指;希望粥稠一点?请把筷子立在碗中央;希望粥稀一点?用筷子尖儿顺着碗口绕一圈儿;不想要这个菜?直接摆摆手。

在北京龙泉寺用斋(佛家称“过堂”),除了用斋前十分钟全场端身正坐齐唱《供养偈》,必须保持安静。不能剩菜剩饭怎么办?于是就有了上述肢体语言。

建于辽代的千年古刹,却吸引了一批最具现代特征的出家人,他们当中有清华博士、中科院博士、北大哲学研究生等。由此,龙泉寺尤其受到知识人的关注,而在这背后的是一种精神的魅力。

这种精神的魅力来自哪里?澎湃新闻(

其实,在过去的若干年中,龙泉寺一度破败,甚至被废弃。直到2005年,经北京市宗教局批准,恢复为佛教活动场所。而带领龙泉寺重走复兴之路的,正是学诚法师。

在很大程度上,学诚法师是新一代僧人的代表。1989年农历二月初八,年仅23岁的学诚法师成为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中年纪最轻、学历最高的名寺方丈,其历经中佛协副秘书长、副会长、驻会副会长。2015年4月21日,学诚法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新一届会长,49岁的他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会长。

龙泉寺,安静。而寺外,就是北京着名的风景旅游区,热闹、喧嚣。佛墙内外,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。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象征着神圣和世俗两个不同世界的张力。

摆在这位新会长面前的,就是这样一个充满张力的现实。其实,这并非佛教一家的困境,全世界的宗教都面临现代化转型的难题。

人类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,整个世界变得越来越现代化,在这样一个世界上,宗教的位置在哪里?如何寻找一条与世俗社会共处的途径,成为世界上各大宗教面临的共同挑战。

应当说,世俗社会的发展,一方面挤占着神圣世界的空间,另一方面也反激起人们对于精神信仰的渴求。由此,我们看到一种奇异的景观,一方面是世界日益的现代化,一方面是宗教在许多地方的复兴。

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上的宗教,本身具有多样性,且两千多年来形成了“儒教治国、佛教治心”的格局。不管时代怎样进步,科技怎样发展,经济怎样繁荣,人们的烦恼、痛苦一点也不会少,还会不断有新的烦恼和痛苦。今天的人类,就处在这样一种似乎无法摆脱的焦虑之中。而宗教就是一条消解这种焦虑之路。这或许可以解释近些年来许多寺院香火日盛的原因。

4月22日,在澎湃新闻记者与学诚法师逾两小时的访谈中,法师多次提到两个词:法治和律制。“国家